搜索
 找回密码
 注册

扫码登录更安全

微信一键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手机号快速注册登录

伊莱特
章丘相亲
章丘直聘
房产
查看: 2381|回复: 8

少年碎忆

[复制链接]
阅读字号:
发表于 2022-5-8 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少年碎忆“一”
袭普宏
     人人都有一个相似或不近相同的金色“童年、少年”,当你随着时间跨入60岁以后,“记忆”这个东西也越来越有意思,几天前发生的事情可能模糊,但是半个世纪前发生的事情却记忆犹新,萦绕在脑,恍如隔日。此,我用“豆腐账”的方式将我的“少年碎忆”呈现给我的同龄人,以飨慰藉。这是我在2017年发表在“神州上的一篇“童年碎忆”中所写的开头语中的一段“开篇词”。
归梓返籍
我的老家是山东省章丘普集人民公社袭家庄第二生产队,1964年,我们抛弃了在东北生活了十几年城市户口后,(建国初期就为城市户口)义无反顾的回到老家。在去办理户口的期间,我的邻居孙大娘、鲍大娘及于大婶、候大婶轮番前到我家对我母亲劝说道:“他二婶、或者他二大娘,你知道城市户口的得来是多么不易呀,你就这样轻易的说不要就不要,着实可惜啦。”我的母亲最后斟酌,决定只将我和母亲二人户口迁回农村老家,而我三哥因已年方13虚岁(转学是可以的)几年后就可以上班了,所以母亲的决定,后来证明是正确无比的。就这样我全家和母亲及三哥收拾了须搬家的东西,并发了火车快件后,由父亲和二哥将其送到哈尔滨并买了哈尔滨5斤大红肠后上了火车。我记的当时的价格是4/斤;计花了2元;火车到了沈阳火车站的月台上又买了5斤粉肠,价格是25/斤,花了1.25元;到了沟帮子的月台上又买了4只烧鸡,5角一只,1.5斤左右/1只,花了2元;到了锦州的月台上又买了4盒油篓虾油小咸菜,里边装的是什么小黄瓜、小豆角、小地地环子、小辣椒,除了咸那叫一个香,也是4角一盒计花了1.6元;火车到天津,什么“狗不理包子、十八街麻花、耳朵眼炸糕”在火车站月台上叫卖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成人火车票“三棵树-------普集才18/张,计1750公里;而我和三哥因有学生证只花半价的半价,也就是每人4.5元,这样总共花费不到40元,加上走时邻居给的什么木耳、大豆、干菜、豆腐皮等等,的确是满载而归的,那时的物价与现在简直是无法相比。
红歌满车厢
   当时,在火车上,人人都有坐。且每张桌子上都放有4个印有铁路徽的上下一般粗的大瓷杯子,列车服务员不断穿梭往来,不停地送水,不等喝完,又给斟满,那服务态度叫一个热情。而列车的播音室里广播员那柔声细语的问候,简直似天籁之音,甜甜的,这是做人的一种享受。除此之外,喇叭里播出的是除了歌颂毛主席的歌就是一系列的红歌,如电影红珊瑚中珊妹唱的:“一树红花照碧海,一团火焰出水来、、、、、、,”及电影红孩子中的插曲“准备好了吗,时刻准备着,我们是共产主义儿童团、、、、、、。”及电影红色娘子军中的插曲:“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妇女的冤仇深、、、、、、,”电影红日插曲:“一座座青山紧相联,一片片白云绕山间,一层层梯田一片片绿,一阵阵歌声随风传、、、、、、”江姐中的插曲,如:红梅赞、绣红旗;洪湖赤卫队插曲,十送红军等等。
从哈尔滨一上火车正好与三位解放军海军军官相邻,他们是回哈市探亲后返回青岛的,一位是上校,是抗日战争初期参军的,我们都戏称为23”,当时任海军某基地政委;一位是少校,是抗日战争后期参军的我们戏称为21;当时任海军某基地副参谋长;他们两人是完全可以带家属的,但是他们的家属都在哈有工作,而且还是某企业的负责人,可想而知,他们不带家属也是正常的。至于第3位,军衔为大尉,我们通常戏称为14,也是解
1
放战争初期参加革命的,任北海舰队某鱼雷快艇支队副支队长(副营级)。其爱人也是在哈市的正式职工。他们都曾经参加过抗美援朝,且都是战争年代参加革命的,而本人的素质个个都高,恰好那个年代正是学雷锋、做好事的时期,由于母亲晕车,一路上真是多亏了3位解放军的照顾。他们不但将其座位让出(那时的座位是华曲柳木的,相当于咱们现在的联邦椅),但是一路上都是他们买吃买喝,虽然那时的盒饭只有25/份,但是,上好的大米饭加上红烧肉及其他炒肉或者西红柿炒鸡蛋、大烩菜加红肠,也是非常棒的。受其影响,我和三哥也加入了学雷锋的行列之中,火车每到大站,因停车时间较长,如长春、沈阳、锦州、天津、济南,我们都主动配合解放军及列车服务员下车擦洗车厢等。上车后,更是闲不住,不是帮服务员端茶送水就是打扫车内的卫生。就这样我们与三位解放军做了一路好事,并且成为了“忘年之交”。火车到了普集火车站,三哥给他们敬了一个标准的队礼,而他们却还了标准的军礼,并将我们的东西及我的母亲一块送下火车后就分手了!因为我姨就住在离下车处不远的“乐家庄”庄头上,又时逢半夜,到了我姨的墙外后,我娘扯起嗓子喊起了我表姐和我表弟的小名:“中学哎、洪生哎!”这时,因为我姨提前接到母亲的书信,她早有准备,炉子上已煮好了鸡蛋,忽听到我娘的喊声,边起边应:“来了、来了,我大姐从东北回来了!见面后,喜极而泣、和母亲拥抱而哭,不在话下;在我姨家仅住了一宿。因我娘晕车的原顾,在吃完挂面后,纳头便睡,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当我姨做好了整整一桌子菜叫我娘起来吃饭时,他老人家才慢慢起来净手吃饭:“你姨做到饭菜就是好吃,特别是你姨摊煎饼的手艺,更是百里挑一。”带着恋恋不舍的情意,第二天,我们就回到了我的老家袭家庄。
我的母亲之所以能够舍弃东北的城市户口回到农村主要原因有二:
1、是我们山东的煎饼特别好吃,首先,它是由高粱、玉米、地瓜干粉后并掺上少许黄豆用水泡上一泡,然后,用石磨将其磨下来装入另一斗盆中发上一发(叫一咕头)备用,当用软柴或者硬柴将鏊子烧匀、烧热后,用沾有棉籽油的油搭子将鏊子表面擦摸均匀,将一勺沫子均匀地摊入鏊子上边,然后用竹制耙子将其刮的均匀,最后只听刮的当当响,然后把滩好的煎饼用小铲子将边轻轻铲起,用手将滩好的煎饼接起就算是大功告成。这样滩出的煎饼甜中带点酸,无论是煎饼卷大葱[里边若放上豆腐条和一根香椿咸菜或者用煎饼卷铁锅油煎的小黄花烤鱼子{当时小黄花干鱼为2.5/}那真是美味十足的。在东北时,我娘只有在特别没有食欲时,才去老倪家的“煎饼铺”买上2斤滚煎饼啦啦馋,但是却无法与山东的煎饼相提并论的。
21964年,我的奶奶已虚岁80了,膝前有我的大娘和三婶及我的家大嫂在老家轮留侍奉他老人家,每轮为十天。我的大嫂作为我们大排行中的老二,作为孙媳,也是尽心尽力。而作为儿媳不能膝前尽孝,总是憾事一件,我娘在东北时就常常提及此事说:“你奶奶年事以高,她这一辈子可真不易,她生于1885,1906年嫁给你爷爷后,1908年生了你大爷、而你爹和你三叔他们老兄弟3人都是相差4岁。而且1920年那年,你的奶奶刚刚36虚岁,你的爷爷突然得急病就撒手人寰。那年你的爷爷刚刚39岁,你的爷爷有个绰号叫小罗成,听说长的是眉清目秀、一表人才,说来也怪,你爷爷去世的头天晚上,在老家的大榆树上两只猫头鹰俗称“夜猫子”嘎嘎地笑个不停,老人俗话说得好,不怕夜猫子叫,就怕夜猫子笑,果然应验了老人们这句俗语,结果第二天你的爷爷就去了”。因为我的母亲虽然算不上大户人家出身,但也是知书达理人家出身,现在来说也是小康之家。且她又是老大,受其“家风”影响,所以对奶奶她一直都感到十分愧疚,这也是我娘的孝道所在。也就是执意要回老家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尽心地侍奉我的奶奶,已补一生之憾。下面就我的奶奶二、三事一一道来,请各位看官给予评点。
我奶奶的二、三事
2  
 我的奶奶叫潘大芬,作为晚辈能够直呼老人家的名讳,那是十分不敬的,在此,还望各位看官给予理解为盼,那是因为我的奶奶太有名气的缘故。她一生在她的身上共发生的多件事,下面我所讲述的仅仅三件事,就使人拍案叫绝。
1、为困难百姓分忧解难;自1927年开始,由于三个儿子都非常孝顺,在东北打铁,在1931年,就在蛟河成立了“三合炉”,那时就日进斗金,而且钱比较充裕,又是奶奶当家,每到逢年过节中时,她都备好白面一小袋,大约30斤左右,猪肉8斤,大洋5块,让长工按事前列好的名单【最贫困的人家,我的奶奶心中都有数挨家挨户送去,使几十户穷苦百姓都能过个好年。这样不但对本庄的百姓大有益处,而且我奶奶的声望也如日中天,谁不知道袭家庄有个二奶奶,她的善举一传十,十传百,真是声名远播;
  2、感天动地,土匪也是人;在1939年的一天,东岭山一个叫“瞎绑子”的小土匪不知道听谁说我家有钱,而且我们家除了2个长工和部分短工外,其余全部为女人,真是祸起萧墙。这时我的奶奶在从王村赶集回来的路上,骑着小馿,吃着荷叶包的酱牛肉,正优哉游哉地往回走,当到了王村洼,也就是在杨官庄与常坡庄之间时,突然从林中蹿出3位蒙面大汉,截住了我奶奶的去路。自我报号为东岭山人时,我的奶奶微微一笑道:“烦请几位带路,我正要去拜访大当家的,有话要去告知"。几位小喽啰哪感怠慢,赶快给我奶奶牵着小馿,让牵馿的我家短工滚到一边:“哪里凉快到哪里去”!就这样,我家短工赶紧趁机回家报信。因为家中的确实是一帮女人,而所谓的男人都还小,听到报信之后,女人们的确没了主意。这时,我大娘自告奋勇地将我庄那些有头有面之人全部叫来议事,这时,七嘴八舌地议论起二奶奶的好处,但是没有一个能够想出万全之策。正在人们议论纷纷犹豫不决之时,忽然有人报曰:“东岭山上来人啦!”此时,一位小土匪快步向前道:“我奉了大当家之命前来报信,关于二奶奶,请大家伙放心,她老人家正在山上吃酒,太阳下山前肯定回家。因为大当家的听了二奶奶的为人故事之后,已然受到了感动。”果然,在太阳还未下山时,我的奶奶既然坐在二人小骄上,还有一名小土匪专门牵着小毛馿规规矩矩给送了回来。简直是不可思议,这时,我的奶奶大摆筵席用来招待议事之人,告诉大家:因为她刚到山上,就见到了在山上当师爷的她的一位远房的娘家侄子,凡事都要由师爷拿主意的土匪大当家的,当然也不例外,且师爷在大当家的孙永赞耳边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巧舌如簧地褒奖了一番二奶奶的为人之后,平常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土匪头子被二奶奶的事迹感动的是眼泪直流。此时,他下了一连串的命令:(1)快快设宴为二奶奶压惊,他要与师爷两人亲陪、请教;(2)派人专门去雇小骄,吃完酒后一并将二奶奶送回;(3)抓紧派人去袭家庄告知,予以消除人们的恐惧感;(4)将“瞎绑子”叫来后好一顿训斥:“以后并非所有的钱都是好花的,如像二奶奶这样的善主,你就是给我弄一车狗头金来我也不要”。遭到喝斥的小喽啰“瞎绑子”万万没有想到,好心办了坏事,亦步亦趋地退了下去。自此,凡是土匪来到我庄,都趋而避之。
3栽下大树好乘凉;1940年抗日战争到了最关键的一年。这一年的夏天,我奶奶刚刚睡完午觉起晌,大约2.50时,忽然只见我家的长工老景急匆匆地到了我奶奶住的大北屋后,不大一会,老景备好并牵着小毛馿,我的奶奶拿着小包并骑上小馿后直奔普集而去。后来才知道,她们到普集是去找袭元槐大爷,因为袭元槐当时在普集街上开有西药店,而且学过医,又任普集伪区长(红心白皮的那种),而又和我家未出五服,关系比较好。见面之后我奶奶开门见山地说:“元槐呀,快拿上你的治疗红伤的药和做手术的工具,马上跟我去袭家林。因为听老景说有人中了子弹”。元槐大爷二话没说,嘱咐好店里的伙计后,拿上已备好的东西,也骑着小馿跟在我的奶奶后边,直奔袭家林而去。
原来伤者乃是4个八路军,一位是鲁中军分区的团长,一位是鲁中军分区的敌工科长,还有二位是警卫员,他们都不同程度地中了子弹。其中还有二位警卫员经过肖家庄铁路时被日本人打死。牺牲前他们共计6人,是到渤海军区开会去的,全部中弹后,最后只剩下
3
4人。因为过了东巴漏河就到了位于我家的老墓田的“袭家林”。我家的林地乃为明朝所建,位于桥子庄西不足半华里的地方,300余年的风雨,使林中的龙柏、侧柏都以长到两个人才能合抱过来,就是大白天,里边也是阴森森的,乌鸦呱呱地叫个不停,所以称之为“袭家林”一点也不逊色。这时,元槐大爷直接给他们上了红伤药,并在林中的房屋中(共计6间看坟房)进行了治疗,且做了手术,一直到晚上8点手术才结束。此事,除了我奶奶,老景(当时是中国共产党地下党员),加上元槐大爷三人,别人一概不知。他们守口如瓶,一直到土改才公开了出来。后来,八路军4人共在林中住了三个多月后才伤愈归队,此间,我的奶奶每天都亲力亲为地去送饭、送菜、送汤,号称增加了5人为她自己修坟,加上老景实际共5个人的。而我的母亲、大娘、婶子每天只好摊煎饼做饭,因为增加了5个人,只好从早忙到黑不停地劳作,毫无怨言。
1946年,东北土改进行的比较早,我三叔因为有文化,而且又有头脑,所以他于5月提前回到家中,对我奶奶分析了形势,做了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后,而我的奶奶始终对我三叔是言听计从,终于相信了我三叔的话,仅仅6月一个月就卖出了100余亩地。此时,还有很多老百姓认为“土地是农民的命根”。非常不理解,一直到1948年秋后土改时,他们才知道,二奶奶真是高屋建瓴、眼光独特。这且不说,1948年入冬后的一天上午,有两匹快马从济南一路风尘地到了章丘城、而后又到了普集区。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当年我奶奶救的八路军团长,现在是山东省农村土改工作队总队长,因为他在我家林中住了三个多月的时间,对我家来说是了如指掌,除了150亩坟地之外,(坟地姑且不算的话)也足可以划为地主。所以他特行公文,大概意思是:章丘县及普集区,因为袭家庄袭永焕的家属在抗日战争中对我党、我军有着特殊贡献,他家按人均占有土地可能超过富农,但是基于他们对我党的支持,建议给予划为“上中农”为好,当否,请酌办!山东省农村土地改革办公室194811月。就这样当我们被划为“上中农”时,我庄那些因为省吃俭用而成为地、富的人没有一个”攀败”的。在这里,我代表我的家人向他们致敬!以致建国后我的大哥、二哥、三哥在当兵、入党的问题上没有一点阻力,而那些所谓的地、富一直到建国后,别说工作,就是找媳妇也是非常困难的。回想起来,这于我的奶奶与人为善之人品有着很大的关系。今天我拙笔写出我的奶奶的三个故事,用已纪念她老人家去世50周年!
母爱的回报
常言道:“工分、工分,社员的命根”。那是1965年的放秋假的一天晚上,我已年满十二“虚岁”,替母出力乃天经地义之责。因为农村的学校只放麦假和秋假,而不像城里放暑假和寒假,这也是农村的一大特色。麦假一般为1520天左右,而秋假一般为45天至55天左右;老百姓常说:“三秋不如一麦忙,三麦不如一秋长”。为了能挣工分晚上须与一位大人看场,虽然大人是10分,而我们半大劳力只有8分,但是我还是乐此不疲,若一个秋假下来我还是能挣400分的,这样就能到年底少交不少现金。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与我搭档的是叫袭建华,按辈份他得叫我一声小叔,可人家毕竟是40岁左右的人,而且早年当过兵。据他讲,他曾经跟着我爹在东北打过4年铁,常说我二爷(我的父亲)这个人如何如何地好,当然,他只所以和我编在一起,看来是有意识地为了照顾我,我的心里也非常明白。在看场的第一晚上,建华就将家中装狗的大铁笼子及土枪装好了沙子火药,都做好了准备,他和我说他总觉着今天晚上有事。果不然,天刚刚黑透,只见从不远处就走来了一大两小三匹狼,它们不由分说就直奔建华的铁笼而来,只见倆匹小狼直接进入铁笼里边抢食,原来建华已经备好了一盆肉而且已经切好,而且抄的喷香。只见那匹有经验的母狼急的在笼子边上打转转并低吼,似乎在告知它们非常危险!这时,只见建华早已将枪瞄好母狼,只听“砰”地一声,土枪发出来的铁沙子全部打进了母狼的头颅,母狼蹬了蹬腿,当场毙命。此时,倆匹小狼由
4
于太小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一瞬间,他们真正傻了眼,围着母亲的尸体直打转转,不知所
措。我看到建华的眼里也流露出慈祥与温柔的眼神后,趁机向他建议,我要收养它们。得到了建华的同意后,我将它倆紧紧地抱在怀里。这是两只刚刚满月不久的小之又小的两只幼崽。等我抱着它们推开大门刚刚出现在母亲视野里,母亲那慈祥的目光就流露了出来,迅速从我
的怀中把两只毛茸茸的小东西抱到她的怀中,看着嘴上还沾有少许肉沫的两只小狼,母爱的天性由衷而生。她说:“你去睡觉吧,别的你不用管了”。因为一宿没睡,加上当时年青,当得到母亲命令后,纳头便睡,不一会就进入了梦想乡。待我呼呼大睡到了下午4点钟左右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有只毛茸茸的东西在我的脸上摩挲,此时我睁开眼一看,原来是两只小狼崽子在和我玩耍。这时,我娘看我已经睡足,就叫我起来吃饭,此时,忽然听到有“咩咩”的叫声,这才注意到在院子中拴着两只“奶山羊”。我娘告诉我,趁我睡觉的时候,她看到两只类似小狗这么小的小狼就失去了娘,心中不是滋味,它们还是吃奶的年纪,所以她老人家就花了十元钱特意买了两只奶山羊,用来给它们喂奶,从此,我也多了放羊的活。这也充分地显示了母亲的无私与伟大。并且给他们也起了名子,叫“大崽、二崽”。时间一长,只要我和母亲一喊大崽或者二崽,它们就飞快的跑了过来。它们已经是我家庭中不可或缺的两位重要成员啦!
很快半年就过去了,大崽和二崽已经从当初的小狼崽子长成了两只皮毛光亮、野性十足、眼里泛着幽幽绿光的大狼了。每个集,我娘都花上1.7元给它们买上十几鸡场子给它们蒸蒸吃,可是它们还是给我家若了麻烦。为了不让它们惹事,平常都将大门关上,一天我娘出门时忘记了锁门,它小哥倆竟然将邻居家的十几只鸡全部咬死并吃掉。没办法,我娘好话说了一箩筐,赔礼道歉,并且将人家的损失全部算好后给25元作为赔偿。当时虽然有点多,但是我娘常说“吃亏是福”!
就这样时间又过了一个月,看到渐渐长大,已经完全能够独立自主地生活的两只狼,我娘决定将它们放归大自然。那是一个天还不亮的早晨,我们大约走了5里地来到了庄北的西沟边上,我娘将带来的狼食拿了出来,让大崽、二崽吃饱后,分别拍拍它们的头说:“你们也都大啦,说实话,我和老十(我的小名,因为我奶奶十个孙子,我最小,排行老十,得其名矣)。是真舍不得叫你们走,但是你们作为真正的男子汉,回归大自然也是你们的必然归宿,望你们自己照顾好自己,走吧、走吧!”时,两只狼好像听懂了我娘的话,一步三回头地、恋恋不舍地看了看我和母亲后,终于走啦,这时,我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落了下来。
时间到了1968年的秋天,我队的饲养处因换了饲养员,他的名字叫袭普堂,是我没出五服的大哥,告诉我一个消息:59年大跃进时,我们在西五沟靠近东岭山的地方种了十几亩的紫花苜蓿,因为那里土肥水美,算来已经长的十分好,但是那里靠近狼窩没人敢去,而且那里村庄稀少,离最近的水泉庄也有5里地。如果有人在那里收割紫花苜蓿,我感肯定的说,将是一笔不非的收入。我当时就问:“你有多大的把握”?普堂哥说:“因为紫花苜蓿是牲口所需的最好的饲草,吃了它牲口将无病无灾、而的且它所含的蛋白质、维生素都是比较高的,如果吃了它,一个月内保证牲口个个膘肥体壮。如果能够收割到紫花苜蓿的话,50斤就可以得10分工,因为当时我们队的工值是八角,在整个大队来说都是比较高的,因我们的队长自1954年已经换了三届,第一届叫袭建斌,是个农村的老把试;第二届叫袭建武,是个老实厚道之人,而第三届叫袭建渠,则是1946年出生的有做有为的22岁的年轻人,他敢想敢干,队里不但有粉房、油房、豆腐坊、还有铁匠炉,一到农闲时,我队的整劳力就必须推着小车去十里八村出去销售。虽然各地都在割资本主义的尾吧,但是建渠不听这一套,照样我行我素,就这样我队的工值每年都在以一角的速度上涨,截止1970年,工值已突破一元大关(那时,我已上班一年多)。”我听后,心中就盘算起来,何不冒险一试。就这样我
5
回家后与我娘一商量,我娘就说:“你知道前几年我们放生的两只狼崽,整个东岭山原有的
4伙狼群,现在已经整合为1伙啦,而且二崽已经成为狼王,这当然还棏归功于大崽的帮助,据说,在几年的吞并战斗中,大崽给予二崽非常大的帮助,别忘了,俗语说得好,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大崽作为哥哥,是一直帮助二崽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因此更加坚
定了我的决心。在普堂哥的支持下,我决定试一试。就这样在第二天的早上我牵着大黄、已经做了5年母亲的2⒋衔矣5角钱买的笛子(苏州民族乐器厂生产,现在大约150/支)不知你是否看过“牧童少年”的电影没有,学着里边的主人翁的样子,吹着笛子骑着牛,朝着西五沟走去。当快到目的地时,大黄大概嗅到了苜蓿的香味,自然的加快了步伐。不一会,我的眼前一亮,只见一大片紫花苜蓿生机盎然地出现在我的眼前。这是一片山上冲下来的有机腐殖土,约十几亩,加上长年累月“牛屄泉“的浸泡,真是土肥水美,紫花苜蓿长的格外硕壮,真是青枝绿叶、生机盎然。这里我要絮叨一下“牛屄泉”的来历。传说在明朝嘉靖年,袭家出了一位皇教谕,名字叫袭勖。他在朝中共有四位进士出身的学生为六部九卿之正卿,当时对他们称之谓‘章半朝。也就是说,在朝中有几乎一半的大官出自于章丘,且都是出自袭勖的门下。袭勖小时,因为家中贫穷给人家放牛,他老人家一边放牛,一边看书,有“牛角挂书”的典故。而他学富五车,才高八斗,那是后话。据说当时一南方人看了这一地形地貌后叫袭勖种下一亩地的烧瓜,待在放牛时如果多出一头,可用烧瓜直接将牛砸死,而这必然是一头金牛。袭勖听从了南方人的告知后做好了思想准备。到了烧瓜成熟的这一天,他将摘下的烧瓜准备好,专门等这头牛的出现。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果然这头牛出现了,只见他将烧瓜奋力的砸向了这头牛,但是不巧得是,他只砸断了这头牛的犄角,犄角落地后即可变成了灿灿的黄金犄角,当袭勖将其收入怀中后,这头牛已不见了综影。而这头牛从西五沟的西边上一步跨到了西五沟的东边,且西五沟的宽度至少在50米的距离,此时只见在沟边上只留下踩在红石上的两个深深的脚印,后有好奇之人曾经多次用簪子将其簪平后,但时隔不久两个牛踢印又长了出来,且完好如初。而“牛屄泉”就更为奇特,到了种植紫花苜蓿的边上,也就是西五沟的北面靠着东岭山之阳的地方,尿了一泡尿之后,就茨出来这个形似“牛屄”一样的泉眼,而这眼泉,也是在红石之上,既使长年干旱,也是细水长流,而水中的矿物质已达到矿泉水级。况且,也如金牛蹄印一一样,既使你再怎样去簪,过几天依然完好如初,而且凡簪之人,不是家破就是人亡,已至于后人没有再动此念头。你想由山上冲下的腐殖土的养育再加上矿泉水的滋润,这片苜蓿能长得不好那才叫怪呢。
当我骑着“大黄”吹着笛子到了目的地之后,忽然见到了十几匹狼,坐在狼窝前,也就是紫花苜蓿的东西北三面的堰上,正在虎视眈眈地看着我的到来。然,此时我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大崽、二崽”!之后,忽然见其中坐在东西各两侧的各一头雄壮如虎的狼分别向我跑来。此时大黄像是受了惊吓,正一步一步地后退。此时我将大黄栓在了一棵树上,迎向了两匹狼,看到我安然无恙,大黄才放了心。这时,两只久违的家伙见了我之后,又是上头、又是扑脸,真是亲不够,我们分别已三年,它们还是这样熟悉我的声音和味道,真是意想不到。它们和小时一样,对我还是那么亲,而我对它们则只凭对它们的称呼而已。玩了一会我告诉它们:“我这次是放牛割草来的”,它们好像明白了我的用意,一瞬间就带领其他狼群跑的无影无踪,只剩下我和大黄,让我们随其意愿。大黄很快地吃了起来,而我则飞舞着镰刀开始割开了紫花苜蓿。不一会的工夫,大黄就吃的肚子滚瓜流圆,而我也收获颇丰,这时,我将苜蓿捆成了捆,放在牛的身上,然后牵着牛优哉游哉地回去了。回到饲养处后,普堂哥一过称共计300多斤重加上放牛的,我一天就有近70分的收入,也就是说我第一天收入就等于7个整劳力的收入,这还是仅仅半天的工夫。老话说的好:“一只羊也是赶,一群羊也是放”,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饲养处的所有牲口全部放养岂不更好。当我将这个想法告知了普堂哥之后,棏到了他的大力支持与鼓励,这样的话:“就按一头牲口8分工来计算,
6
而割的必须是紫花苜蓿,还是按5010分计算,你看如何?”我当然乐意,连声说好!好!
就这样我每天放13只牲口、加上割紫花苜蓿每天1200斤,这样算下来340多分的工值,这样每天的收入相当于一个壮劳力一个多月的收入,何乐而不为呢。就这样干了一个月的时间,到了年终一结算,除了一年所有的开支之外还结余600多元现金,这一下子轰动了全队;这时有个别别有用心之人已经坐不住啦,如某某某表示他也能做到云云。就这样由队长特批,他先去放一只牛和割草试试,结果可想而知。还没等他开始动,就受到了狼群的攻击,他非但没有半毛钱的收入,还差点送了性命。更可笑的是,他回来之后,死乞白赖地让我和他一块去,将已被群狼咬死的牛弄回。他已准备好一辆地排车,这时,我娘发话同意让我和他一起去,这样我才不情愿地与他将牛的尸体拉回。后来经生产队研究决定,除了牛的残值外,(十几匹狼已吃得仅剩3/4,)另外由其陪款90元以补其损失。这时,某某某真是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家里穷得丁当响,这90元简直是要了一家人的命,正在他们愁眉不展的时候,我的母亲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掏出已经准备好的90元钱交给他的家人后说:“有钱就还,没钱就算,抓紧给生产队结清”!使得一家人感激涕零。这就是我母亲的伟大之处。除吹笛子、而且还花了5元钱买了一把二胡,同时,在放牛割草之闲暇时看书的习惯从此养成,几乎所有的世界名著及国内的作品,如受到批判的所谓“60部毒草小说”都受到了我的青睐与浏览,后来又看了很多名人传记,如“拿破仑传”、“彼得大帝传”、蓬皮杜传”、“叶卡林娜传”“罗斯福传”等等。已至后来我只所以成为人民日报、新华社的特约“通讯员”,与博览群书有很大的关系。常言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书籍是人类文明的阶梯”,讲的一点都不错。在放牛割草的同时,我的二胡水平不高、但是读书则使我受益终生!
而正如普堂哥所保证的那样,一个月后,饲养处的所有牲口都吃的是各个膘肥体壮,皮毛光亮,精神实足。而且又添丁进口,增加了3头小牛犊子和两只小馿驹子。同时也为过冬,备好了充足的紫花苜蓿干草。
转眼间,时间到了1969年的9月,为了能早日上班工作,我的娘找到了当时时任校长的刘成建办理了高一的“转学证”后,只身去了东北的榆树一中,仅仅上了几天学,我就去了我爹的厂子上班。原来我爹找到了当时任吉林省机械工业厅革命委员会副主任的景大叔(景大叔为山东省莱芜市茶叶口人,19365月参加革命并于同年10月加人中国共产党“地下党员”,一直跟我爹在东北打铁,建国后摇身一变,出任县军代表,跨上了匣子枪。后来他又成为长春市工业局局长,再后来,截止1968年,他已升为吉林省机械工业厅的革命委员会副主任、享受正厅级待遇(因为他的资格老,属于老红军)。他说:“二哥听说你的老儿子已经转来吉林念书?我的父亲点头说“是”。景大叔说:“你的三个儿子都在部队服役,对革命也算是有贡献的,何必让你家老小念啥子书,干脆上班算了”。我爹说:“厂里这么些老职工都再等待,不太合适吧,况且现在正在提倡上山下乡运动。”这时,景大叔说:“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你看谁家四个儿子有三个当兵的,这事我说了算,决对没有“攀败”的。我给你们县委书记谢肖模同志写封信,叫你的老儿子上班吧”!
就这样,我于1969年的101日起,正式成为工人阶级的一员,一直干到退休,迄今累计工令为45年;就是我的少年“碎忆”(一)之来历也。

发表于 2022-5-8 15: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2-5-8 15: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欣赏了
发表于 2022-5-8 15: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欣赏了
发表于 2022-5-8 16: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才子
发表于 2022-5-8 16: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才子
发表于 2022-5-8 16: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才子脑子好,记忆好,有才之人。
发表于 2022-5-9 08: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写书了,就是别字挺多的,楼主是眼花的缘故。赞!赞!!
发表于 2022-5-18 11: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写得非常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 服务时间:9:00-24:00

帮助中心|免责声明|隐私政策|用户协议|Archiver|小黑屋|移动客户端|论坛微信|网站地图|删帖申请|章丘人论坛 ( 豫ICP备17038206号-2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我们一直在努力 zqr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