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找回密码
 注册

扫码登录更安全

微信一键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手机号快速注册登录

伊莱特
章丘直聘
房产
章丘相亲
查看: 35723|回复: 69

[闲谈阔论专题] 今日凌晨的梦

  [复制链接]
阅读字号:
发表于 2022-5-10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昨晚刚九点我就困的睁不开眼了,于是就睡了。到了凌晨五点多,做了一个梦,是我好像又回到了枣园大集,遇见一个七十来岁的算命先生正在摆摊算卦。老人多年不见竟然叫上我名字来了,还记得我的老家,我这才想起来以前和他交流过,却忘记他是哪个村子了。我还看了他给别人算的一个六爻卦,是一个女孩问婚姻的《火天大有》卦,我还说了几句,然后就去找厕所了。

  一会我又梦见去了小舅家,小舅正在老家屋子里坐着,我去他家上厕所。跟着小舅到了后排房子的厕所里,是两大间房子,还是个老式厕所,还看到是俩背对式的蹲式茅坑,那边还有个小凳子也是坐着大便用的。凳面还有个圆孔。上完厕所我就告别小舅说再见了。

  当我从小舅家出来走到前面一个前出厦的长廊时,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正坐在那里烧火做饭呢。我定睛一看,原来是母亲的闺蜜——柳罐姨。她比我母亲小一岁,是1939年属兔的,长的也和我母亲似的大头大脸的。她俩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玩耍,形影不离。她结婚早几年,嫁给了我的街坊陈二叔家。母亲比她晚几年进了我家大门,嫁给了我的父亲。因为陈家是我姑奶奶家,所以两家关系从祖辈开始就一直很好。从我记事开始母亲就让我们喊柳罐姨,而不按父亲这边辈分喊她婶子。柳罐姨后来就住在我家胡同口路西大儿子家,比母亲早去世三年。梦里见到柳罐姨,我就想起来自己的母亲,顿时泪流满面,我连忙掏出手机拍照她烧火的样子。柳罐姨也发现了我却没能认出来,她只是看我满眼是泪也禁不住眼睛湿润了。我哽咽着一边擦眼泪喊着她“姨”,一边就去用手理顺她那乱蓬蓬的头发,给她摘去发髻的柴草,我竟然哭醒了……看来前天是母亲节,朋友圈里都在晒母爱,年龄大的也在思念已故母亲。清明节期间因为疫情不许聚集上坟,我也没能回家给母亲扫墓,只是在路边划了个圈给她烧纸了。看来这是母亲在提醒我过麦以后得去上麦坟送钱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22-5-10 11: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梦做的非常的真实,所以哭醒了。
发表于 2022-5-10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梦能记清楚不容易,记清楚了,再说清楚就更不容易。能写出来,表达的这样清楚真不赖!
 楼主| 发表于 2022-5-10 11: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乐哈哈001 发表于 2022-05-10 11:42
梦能记清楚不容易,记清楚了,再说清楚就更不容易。能写出来,表达的这样清楚真不赖!

谢谢老师关注与鼓励!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22-5-10 13: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22-5-10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做梦找茅房,到处都是人,就是找不到,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就赶紧尿,一下子舒服了,感觉热乎乎的,一下子就醒了,结果尿炕了
 楼主| 发表于 2022-5-10 13: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走走 发表于 2022-05-10 13:43
小时候做梦找茅房,到处都是人,就是找不到,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就赶紧尿,一下子舒服了,感觉热乎乎的,一下子就醒了,结果尿炕了

这样的事也不奇怪。
 楼主| 发表于 2022-5-10 14: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2-5-10 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知秋美篇 发表于 2022-5-10 13:56
这样的事也不奇怪。

呵呵,记得记事之后就尿炕一次
 楼主| 发表于 2022-5-10 15: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走走 发表于 2022-05-10 14:15
呵呵,记得记事之后就尿炕一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 服务时间:9:00-17:00

帮助中心|免责声明|隐私政策|用户协议|Archiver|小黑屋|移动客户端|电子执照|论坛微信|网站地图|删帖申请|章丘人论坛 ( 豫ICP备17038206号-2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我们一直在努力 zqr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