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找回密码
 注册

扫码登录更安全

微信一键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手机号快速注册登录

百脉泉酒业
房产
人才
查看: 1940|回复: 9

又到椿芽飘香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2 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又到椿芽飘香时
-
文、七星文虫



        清明过后,下了一场小雨,天更清了,气更朗了。妻从田里看麦子回来,高兴的对我说:“屋后的香椿扑拉翅了。”我知道她说的是香椿发芽了。刚长出的椿芽,真像一只只小鸟卧在枝头,等待着春风来拂,期望着春雨来吻。现在终于要展翅了。我抱着外孙走出家门,看到树上一只只“小鸟”展翅欲飞,外孙胖乎乎的小手指着一只只“小鸟”,让我去捉。我的“小鸟”却随着春芽的阵阵清香飞得很远很远……
        沿用过去一句套话,我生长在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祖父五个儿子,只有一处老宅院,一处不大的场院。新中国成立后,大伯父牺牲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我们的大家庭成了光荣户。奶奶爷爷直到去世都享受烈属的得遇。这也是我们整个大家庭的光荣。但老宅院还是那么小,场院还是那么大。从我记事起,二伯住在东屋,四伯住在南屋,我们一家住在西屋。四伯在不大的场院盖了房子。那时都穷,穷则斯滥!父亲兄弟几个战争不断,犹如三国演义。住在北屋的祖父母有时房门紧闭,徒唤奈何。
        俱往矣,不提也罢!每到椿芽飘香时,看到别人大把小抱的掰椿芽,我总问“娘,咱咋没有香椿树!”母亲总说:“咱家没有场院,也没有自留地!到时我从你姥姥家拿!”。
        姥姥家离我村只有几里远。四十年前的外祖父母,正值壮年。舅父是军官,大姨卫校毕业在公社医院,二姨在公社修造厂做亦工亦农的工人。小姨念初中。我刚读小学。解放前,外祖父的胞弟在四野当兵。土改时外祖父分了全村最好的房子,最大的场院。场院里有是几棵高大的香椿树。外祖父是个木匠,一生靠手艺和勤劳供养了两个高中生,一个中专生。我母亲是老大,一天书都没念,帮父母操劳,舅、姨都很敬重她。每年椿芽飘香时,外祖父顺着梯子,爬上高高的树上,我和几个姨在下面拾。我的小脚姥姥把春芽整理的一捆一捆,准备上集去卖。树碰磕的地方,总会流出浓浓的粘汁。现在知道叫树脂。
         小时候问姥娘,姥娘说:“这是树哭了,咱年年把她的头掰去,她疼啊!”。
         怪不得有人把香椿树叫断头树,说种在家里大门口不吉利。哎,人啊!姥娘把第一茬椿芽大部分卖掉,只留下少部分腌渍。一个农民家庭供那麽多孩子读书不容易。我的舅舅在高中读书时,一星期拿一口袋熟地瓜  。星期六回家从学校拿一口袋地瓜皮回来喂猪。他把别人扔的地瓜皮捡起来。舅舅一米八几的个子弯腰捡地瓜皮的样子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虽然我没有亲见。现在写来都想流泪。过了一段时间,第二茬椿芽长起来。姥爷趁空掰一些。姥娘用盐腌渍起来,再腌渍一些别的,一年的咸菜有了。我娘也大包袱、小包袱的往我家背。虽然口味比头茬差一些,但这样的叶子几个大伯家也没有。他们有的腌萝卜、腌白菜、腌地瓜、,我们也有。夏天,娘把腌红萝卜、腌椿芽叶洗净,剁碎,吃凉面。那滋味比现在五味俱全的凉面不知强多少倍!后来第一次听单口相声《珍珠、翡翠、白玉汤》我没笑,只想哭……
        去年娘过生日,几个姨都来了。席间,谈起过世的姥爷老娘。娘和几个姨眼圈都红了 。嫁在本村的小姨突然说 ,那些香椿树有的死了,有的开花了,芽也不香了。我斟酒的手抖了一下,酒洒出了一些……
        这几天,放学回家,外孙都哼哼着让我和他掰芽芽。
        屋后的香椿树树龄不到十年,正值青春。椿芽,青翠胖大,着实招人喜欢。回到家,外孙调皮,把椿芽放在地上踏,咯咯地笑。我连忙把椿芽拿起。
        女儿说“爸,都脏了,不在乎这几枝。扔了吧!。”
        我白了女儿一眼:“是你的思想脏了,椿芽永远是香的!孩子不能这样惯!”。
        女儿脸红了……
发表于 2021-4-2 15: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完了!眼泪掉下来了!
发表于 2021-4-2 21: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4-2 22: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起了儿时的香椿芽杆
发表于 2021-4-3 00: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一年芽椿飘,
岁月催人老。
村口谁在倚栏张望?
又升起炊烟袅袅
 楼主| 发表于 2021-4-6 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DMtomh 发表于 2021-4-2 15:34
我看完了!眼泪掉下来了!

谢谢欣赏!
 楼主| 发表于 2021-4-6 08: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现在种的少了!
 楼主| 发表于 2021-4-6 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纯手工水饺 发表于 2021-4-2 22:09
想起了儿时的香椿芽杆

回忆是一种幸福!不管是快乐的还是伤感的!
 楼主| 发表于 2021-4-6 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秋月儿 发表于 2021-4-3 00:20
又是一年芽椿飘,
岁月催人老。
村口谁在倚栏张望?

袅袅炊烟已成记忆!儿时的记忆却永远忘不了!
发表于 2021-4-6 09: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儿时的记忆却常在梦中萦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 服务时间:9:00-24:00

帮助中心|免责声明|隐私政策|用户协议|Archiver|小黑屋|移动客户端|论坛微信|网站地图|删帖申请|章丘人论坛 ( 豫ICP备17038206号-2 )

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我们一直在努力 zqr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